国学漫谈

风回家吗——赖廷阶诗歌《风是大地的孩子》《重返家乡2》阅读笔记

字号+ 作者:张绍民 来源:中国人物网 2015-10-19 16:42 我要评论( )

文/ 张绍民 风与风在一起互相拥挤但不是造成了拥挤,看上去拥挤,其实根本没有拥挤。风用辽阔表达,风用博大的胸怀来展示自己。 风是自由的丝绸。 风飞,不用翅

  
  文/ 张绍民
  
  风与风在一起互相拥挤但不是造成了拥挤,看上去拥挤,其实根本没有拥挤。风用辽阔表达,风用博大的胸怀来展示自己。
  
  风是自由的丝绸。
  
  风飞,不用翅膀;风奔跑,不用脚。就算风打着赤脚,也不会用来奔跑,只用来书写自由。风依靠自由作为自己的牧场。
  
  赖廷阶诗歌《风是大地的孩子》——“风吹着风,风吹屋顶/风吹过——/寂静中生长的田野//风吹着风,风吹过一切/像一把刀剖开了秘密/生命的轻  粮食的重/沉默的大地。风吹着——/风在运回凉/风在搬走热//我从梦中惊醒/与风握了握手。离别/彼此都不说一句话//风是大地的孩子/整天四处奔跑/从来没有想过回家?”
  
  屋顶即尘世的伤疤,靠伤疤来覆盖,依靠伤疤来阻挡风雨。风借用屋顶作为记号。
  
  “风吹着风,风吹过一切/像一把刀剖开了秘密/生命的轻  粮食的重”风的利刃那么柔软,风的刀锋甚至就是微笑。在这个尘世上,生命在人的身上为何变得如此艰难?这都是求生的艰难,求生的艰难在于要活的生存资源,其实生存资源也都是神安排给与人的,提供生存资源的只能是人。因为人的求生是人咎由自取,人背叛了真理本身,才会受到死亡的惩罚。尤其是在汉语无神论世界里面,求生更加艰难,屠刀控制粮食饥饿的动词,求生就在屠刀下要获得饥饿的答案。
  
  风,自由意志的落实;风,自由的壳;风,自由的客人。风在这个世界上,它的家只能是神的种子。风有自己的种子。
  
  赖廷阶诗歌《重返家乡2》——“绿树环绕 果园处处/繁花盛开的春天/繁花包围着我的家乡//蜜蜂来回往返  采撷/甜蜜的生活/让我的乡亲热泪盈眶//重新被发现的生活/乡亲们紧紧抓在手里/蜜蜂是最初的见证者//繁花似锦   一路盛开/在春天无数果园/使我的乡亲彻夜难眠//时光漫长的记忆/孩提的/孩提的田野  野草青青/拾穗的乡亲夕阳下打坐//凝望岁月  两头茫茫/风吹草动的黄昏/饥饿像一匹野马//时隔多年的情景/依然打动我心/在许多个黄昏注视里摇晃//绿树环绕  果园处处/夏日果园一日千里/乡亲的笑容阳光般流淌//不可矫情  不可无动于衷/在夏天的家乡果园/我的歌唱已从归途开始”
  
  我们看到:回到家乡的游子,在果园深处,成为回来的拔出来的根。果园里的蜜蜂飞舞着一粒粒糖,一粒粒唱歌的糖,一粒粒舞蹈。
  
  “凝望岁月  两头茫茫/风吹草动的黄昏/饥饿像一匹野马”为了谋生,故乡的亲人经历了自己全部汗水的恐惧。饥饿不仅像一匹野,更是绞肉机的疯狂,更是地狱的缺口。
  
  回去看看,回到自己生活过或者是长大的家乡看看,那里的土地是自己的一种难忘的体温。
  
  人就像风一样离开故乡,这些离开故乡的风的容器,一个个人,回家成为艰难的事情。人依靠漏掉的风——呼吸,活在世上。上帝用呼吸的琴弦演奏我们一生。我们只是呼吸的浪子,我们要回到呼吸的源头,回到永恒的生命故乡那里去。
  
  赖廷阶回家的诗篇,让人在久违的漂泊里面撬开了一个出口。

1.人物网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人物网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"来源:人物网"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人物网或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人物网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网友点评
广告合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