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学漫谈

夜有灯的缺点——赖廷阶诗歌阅读笔记

字号+ 作者:张绍民 来源:中国人物网 2015-10-19 16:38 我要评论( )

文/ 张绍民 夜色历来与白天对应、呼应,或者说说光的颜色,或者说是时间的对称性,这都是上帝的安排,因为这个世界奶子诸天都是神的安排。时间有自己的旋律与节

 
  文/  张绍民
  
  夜色历来与白天对应、呼应,或者说说光的颜色,或者说是时间的对称性,这都是上帝的安排,因为这个世界奶子诸天都是神的安排。时间有自己的旋律与节奏。每一个人都分到了了属于自己的时间,人生是时间的容器,人生的时间容器有大小的安排,人经历时间也就要经历很多黑白分明的白天黑夜。
  
  一个诗人,对夜色的思考,是对生命思考,对真理探索的最好方式。夜色,离不开一些相关的关键词:黑暗、黑色、灯、灯光、迎接黎明、长夜、睡眠、做梦••••••夜也是人生的安慰,人在这个尘世,注定是劳苦奔波,注定是为谋生奔跑,注定是有疲倦的时候,注定是日月分明,因为这都是神的规定,人无论怎么折腾,都生活在已经设定的规定里面。人就是器皿,已经弄脏的器皿,在生死的规定里面,人生的时间有限,历史的时间有限,时间本身很有限。一个白天黑夜的时间有限制,这都是很明了的事情。
  
  赖廷阶诗歌《苍老》——“淡黄的灯光/将我写在墙上/我读着我发黄的脸//这么多年/旧墙换了新墙/新墙几经风雨//于是  我的脸/比新墙苍白/比旧墙苍老”
  
  这首诗,写灯光,写墙壁,写夜色,写人,写心,写灵魂,写历史,写岁月,写生命沧桑,写尘世变迁,把所这些内容,都交织在一起,而且只有节制的语言,行云流水。
  
  把人写在墙壁上,把生活写在墙壁上,人需要墙壁找到生活的空间,需要墙壁的限定,才能有尘世的房子,房子必要,房子需要墙壁的皮肤。墙壁的目光用灯光作为墨汁,描绘人的面貌。墙壁在岁月里面的更新,是人在生活的容器里面的变幻。人的脸,用墙壁作为悬崖峭壁作为窗口与门。
  
  赖廷阶诗歌《灯盏》——“你像一盏灯一样莅临/照亮了一座荒凉的城/让你往来世间的万物/艳羡于温暖的重临//耐人询问的故事/古朴而不失凝重/像短暂的青春之火/在民歌里传颂千古//细密的情感舟棹/流水一样奔向远方/我却更愿意像俘虏/一生被温柔囚禁//躺在爱的眠床上/我不想再醒来/环视今晚的夜空/谁今晚卧不成眠//啊   远方的灯盏/在我的生命中/如你亮丽/从未熄灭//灯盏一生从未熄灭/黑夜经过白天/照耀着大地和我/以及  被我爱上的你”
  
  人生在黑暗中进行,因为人的原罪,因为人的邪恶本性,因为人堆真理的背离,因为人坚持黑暗。当人的心成为一盏灯,人就可以照亮自己这座城池的容器。温暖不断从寒冷中流出来,好像不断的日出倒出来的暖流与暖茶,倒出来的暖心。灯盏就是一颗心,灯盏就是一颗被欲望的黑暗包围的心。上帝用黑暗来作为光的辅助材料来照亮心,说明灯光成为心,光的善于爱是战胜黑暗的绝对力量与绝对信心。远方的灯盏,只是完美的鼠标,只是去远方的引路标点导航。爱就是导航的唯一光源。
  
  赖廷阶诗歌《我爱这寂静的夜晚》——“我爱这寂静的夜晚/白天的尘嚣已落下/空荡荡的天空/风在穿过山野睡眠/遥远乡村  薄瓦下/安放罪纯洁的心灵//我爱薄瓦下安放的心灵/我爱星光下闪耀的河水/渔火黑暗中消失/水面像一道伤口/被夜风撕开  随即愈合/最终了无痕迹//我爱这黑夜神奇力量/我爱这世上的一切事物/我爱那些爱我或不爱我的人/我爱灯盏下那只扑火的飞蛾/我爱黑暗中走遍大地的流星/虽然它们不会给我带来什么/但我像爱自己一样/深深地爱着它们/在这寂静的夜晚/一切都那么真实呈现/我迎着夜风穿行/从夜的腹地走向新的生活”
  
  夜色不一定是黑暗,夜色也是雄厚的土地,适合于灯一样的种子,种子一样的光在里面发芽生长与葳蕤。
  
  在寂静的夜晚,喜欢自由折腾的风,也要睡觉了。风睡觉的时候,风的身体是虚空,风的身体是无。
  
  在寂静的夜晚,安放心灵是最为紧要的事情,薄瓦下,也就是屋檐下,人在尘世的屋子里面,要度过漫漫长夜,精神世界如何面对黑暗?精神世界如何迎来日出?
  
  在寂静的夜晚,飞蛾飞到灯盏怀里,灯盏并不烫伤飞蛾,而是飞蛾成为灯光的一个吻,灯盏是光的骨骼,灯盏是光的骷髅一样的结构。
  
  流星最为寂静夜晚的抹布,作为沸腾石头的抹布,给夜色洗脸。
  
  经历了黑暗,经历了夜色,要成为日出一样迎接新的生活。
  
  赖廷阶诗歌《黑夜•牧场》——“黑色包围的天空  黑暗无边/我走在这无边的黑色中/又突围在欲望无边的人间生活/像宇宙矛与盾的统一体/内心揉合着对美的渴望/又撕裂了自身呈现美的那一面//黑色裸露的天空  深不见底/星星点亮黑夜的灯盏/像黑夜赶路不可多得的伴侣/它高悬在离心最近的地方/忽明忽暗  像绝望中的希望/像幸福之灯  照在心头//幸福之灯  长明大地/勤劳的父老乡亲沉睡在梦中/我突围在自己内心的旷野/像流星划过黑色的夜空/留下消损和逃亡的痕迹/有梦想却永远没有家园/或像掠过树梢的一阵风/最后归于寂静 如某个清晨/我已从大地上消失——/回到了内心旷日持久的牧场/歌唱和舞蹈在太阳的阴影里”
  
  人离开了造物主,人背离了神,就会要经历一个漫长的黑夜,这个黑夜就是人的灵魂黑暗形成的,离开神的人的灵魂,灵魂变为了一个病毒数据库,要恢复灵魂的正确密码,才能实现生命的完善。人在黑夜里的过程,就是觉醒,被造物主拣选回家即回到生命本身的过程。人因为自由意志形成的选择而恶的自由意志作为主宰的时候,人就在一个黑暗牧场,成为迷途的羔羊,造物主可怜迷途羔羊在黑暗中的恐惧痛苦烦恼,就拯救了部分迷途的羔羊。
  
  “我突围在自己内心的旷野/像流星划过黑色的夜空/留下消损和逃亡的痕迹/有梦想却永远没有家园”人要解决精神世界的危机,才能解决需要的生命。在内心的旷野,当黑暗弥漫,人非常弱小而可怜。人在尘世的故乡不是真正的故乡,只有那永恒即伊甸园才是人的故乡。
  
  “或像掠过树梢的一阵风/最后归于寂静 如某个清晨/我已从大地上消失——/回到了内心旷日持久的牧场/歌唱和舞蹈在太阳的阴影里”风的旅行更是长途,风消失,减肥到无的境界,无的身体的风并没有消失而是隐居在空虚身上。内心的牧场,要让那大牧者成为自己的主宰,大牧者本来就是自己生命的主宰。
  
  黑夜里,灯光的嘴说了什么,心听到了;黑夜里,灯说出了黑发,漫漫的黑发,光线黑了琴弦。黑夜里,灵魂饿了,张开嘴,只有神才能给与食物。
  
  一个诗人,探讨内心所在的黑暗牧场,要变为一个光明的牧场,光明的牧场之所以光明所在,就找到了回家的方向,正在回家,正在回到永恒。

1.人物网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人物网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"来源:人物网"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人物网或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人物网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网友点评
广告合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