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学漫谈

还乡要输入正确的回家密码——赖廷阶诗歌阅读笔记

字号+ 作者:张绍民 来源:中国人物网 2015-10-19 16:27 我要评论( )

文/ 张绍民 人的天职是返乡,诗人的天职是说出还乡的密码。乡愁是人类的始终,乡愁是人生的始终,乡愁是种族的始终。人自从背离了造物主,犯下滔天大罪之后,就

 
  文/ 张绍民
  
  人的天职是返乡,诗人的天职是说出还乡的密码。乡愁是人类的始终,乡愁是人生的始终,乡愁是种族的始终。人自从背离了造物主,犯下滔天大罪之后,就离开了自己本来的永恒,离开了自己的家园,也就是离开了最初的伊甸园。人的犯罪,人的离开,就会要在恩典之中回去,当罪流淌在这个世界,这个世界就是为人的逃离准备的,而这个世界万有、万物的牺牲,都是在神的安排下,为人牺牲,然后在新天新地到来的时候,它们都会得到拯救与复活。
  
  人是迷途的羔羊,背离造物主的羔羊,背离就是罪,罪的普遍性成为这个尘世,尘世是人逃离的世界,这个世界是被造物主设定的,这个世界设定了开始,也设定了结束,在这个中间,人就会一直乡愁,一直在寻找回家之路,实际上本质就是,造物主对迷途羔羊的拣选让少量迷途的羔羊能够回家。
  
  人是第一乡愁的史诗,也是第二乡愁的抒情诗。史诗只能是人与神的关系完成,而第二乡愁,有可能是对真理的追怀,也有可能是纯粹的大地上的对地理故乡的怀念,也有事这二者的交融。
  
  关注乡愁的诗歌,就在书写人寻找生命的本质,人在大地上的乡愁是回望的乡愁,是眺望高处的乡愁,就连狼都在眺望星空,人很多时候,从小时候开始,就仰望星空,这就是对崇高,对高处故乡的仰望,这种仰望,是对生命本质的渴望,因为人与生命的距离已经很远。对崇高的向往,才是对真正的远方的向往。
  
  乡愁是一个动词,是一个诗歌的动词,打开诗歌的视野。诗歌是真理的密码,真理密码正确地打开,正确地恢复真理密码,就是诗歌的使命。
  
  正确的诗歌是内心的出口。内心还乡,才是精神支柱真正的还乡。好的诗歌表达还乡,缓解内心精神的乡愁,也就是医治乡愁的正确处方。
  
  人在大地之上,都是乡愁的游子,关于乡愁的诗歌把游子带回家。人试图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,而事实上,确实痛苦地生存在大地上,当然,大地的诗意还是存在的,因为大地、天地,还有很多美好的地方,这些美好的地方,是残存的美好,也就是说:原来的大地之美或者说是天地之美更美,为什么现在大地、天地之美不美了?这里有一个简单的原因,一说就知道:因为人的欲望,因为人的疯狂掠夺而破坏了,自然之美,山川之美,就丧失了本来的美,原来,自然、天地、宇宙,在天堂里面的时候,它们拥有的是完美、永恒之美,而现在随着人的堕落,而导致万物、自然、宇宙成为废墟,然而,就在这个废墟里面,在废墟的裂缝,在残存的自然,在残存的宇宙身上,依旧有天堂之美,依旧有原始之美,这些美,依旧在残酷的废墟里面生存,启示世人,要回到永恒,要回到生命的完美,人在大地之上,就是被神拣选回到永恒里面去,造物主不希望看到人的全部毁灭。
  
  人在大地之上的容器里面,求生,也就在苦难的黑夜里面求生,也就在深渊里面求生。村庄是容器,人在容器的深渊里面被沸腾。
  
  赖廷阶《雨夜的村庄》——“雨夜村庄/雨水落下/低矮屋檐/水连着水  彻夜儿流//雨水从上到下/滴哒滴哒/彻夜儿流/单纯而真实//雨夜村庄/没有归宿/只有方向/彻夜往我心里流//滴哒滴哒的雨水/往我心里流/在雨夜村庄/是浪子回不到家时的眼泪”
  
  这一首,诗人说到的村庄,是雨水深夜的村庄,雨水的夜色里,村庄苦难,泪水站立成为雨水,雨水站立成为泪水,雨水结洁白的废墟,插在黑夜的村庄里,找到容身之地,就像钉子钉进木头,找到自己的容身之所。
  
  这是游子的存在,这是游子的村庄,雨水的村庄是忧愁的村庄,雨水成为泪水的面条,雨水暗示游子的艰难。“滴哒滴哒的雨水/往我心里流/在雨夜村庄/是浪子回不到家时的眼泪”这种苦难,这种痛苦,这种游子,是人生今生的痛苦、恐惧、烦恼。
  
  泪水不在眼睛里面流,泪水在骨头里面流,泪水在血液里面流,泪水成为汗水流,泪水停水成为沙漠流,这就是最大的游子的悲哀。
  
  现在身体里的水越来越少,更多的人成为木乃伊游子求生,人成为沙漠的容器。
  
  生命,只有成为树木,才有真正的生命力。生命在永恒,就是生命树,生命树就是生命的象征与形象。
  
  树木脱下水的衣服,树木脱下火焰与水的衣服,就会成为沙漠,火焰作为棉花,水作为棉花的缠绵,它们组成了树木的棉衣作为肌肉身体,一单脱掉这个衣服,树木就不树木,生命就不生命,树木就沙漠,生命就废墟,尘世就是败坏生命树的世界。
  
  赖廷阶《白桦树》——“白桦林,风中转身轻唱的白桦林/岁月从你额上掠过掳走了什么/风雨日夜纠缠给你留下了什么/风无语。此刻白桦林缄口不言//在北方大地上整齐伫立的白桦林/捍直的秉性如我北方的兄弟姐妹/把根深深扎在黄土地里/唱着蓝天白云的民歌//白桦树,团结、 朴实的白桦树/迎风而立的形象酷似我的祖先/在风雨倾城的日子/抵抗外来的伤害,生生不息//福荫人类家园。白桦树,白桦树/是坚强才能永远高大不屈/是团结才能永远坚实如磐/是勇敢   才能直面风雨”
  
  白桦树,在这里,成为生命高度,成为崇高的一种形象,成为诗歌的描绘,成为生命的容器,从天到地的容器在一种树木身上。
  
  高大的白桦树,一种天地的乐器,一种天地的桥梁,一种尘世的存款,让树木成为人最为重要的偏旁部首。
  
  唱歌是白桦树的天赋,唱歌是白桦树的天才,唱歌是白桦树的表达,表达出灵魂的旋律,表达出崇高的韵律。
  
  白桦树用风暴雕刻出来的雕刻作品,使用风暴的大海雕刻出来的生命核心,树木即生命的骨骼,风的骨头成为树木,风雕刻出自己的骷髅级骨头。
  
  树木把风撑起来,撑起辽阔的生命韵律。树木见过了崇高的世界,那是永恒,也见证了这个屠杀树木的世界。
  
  树木在尘世度过漫漫长夜,生命看到众生在尘世度过茫茫黑夜,这个黑暗来自非存在深渊无边无际的邪恶,生命树要度过黑暗深渊,就要用自由与爱的能量,用光明的能量,绝对的善要战胜绝对的恶。
  
  战胜黑暗的是日出,日出敢于只用自己的一滴光,就战胜了黑暗。一滴光的脑袋,就把自己埋伏在黑暗中,成为用黑暗作为墨汁洗澡而脱身而出的一粒种子,一粒光的种子,长出光明茂盛与光明沸腾的种子。
  
  赖廷阶《夜色》——“夜色再度弥漫/月光照临/大地安静/偶尔几声狗吠/窒息于黑夜重围/它们彼此交谈//在时间界面/黑与白并列并存/规范着万物生死/树木无风也动/随想象倾诉”
  
  夜色是包容,有巨大的包容,有远比白天看得更明白的眼光,像灯光一样的眼光,也是对夜的爱,是对夜的拯救。夜色,也温暖了灯光。
  
  黑白都是一体,超越黑白二元,就会获得更高的自由。
  
  然而,我们都知道:生存在这个世上,求生为了珍贵的生命,努力要面对多少恐惧,土地之上的生存,是尘世的求生,是尘世的一切汗水与泪水。人在尘世,要获得粮食与爱,就要汗流满面,就要泪流满面。
  
  《对土地的依恋和恐惧》——“黑在黑暗中/黑暗中谁能看见/命运的身影/谁醉心于夜的神秘/却渴望一片薄瓦/安放灵魂/夜色散尽/美梦回来/生活止于现实/阳光开始发言——/生活不可回避现实/现实不可回避阳光”
  
  我们站在这个世界上,求生,站在我们的脚印上求生,我们的脚印很小,脚印的漏洞作为鼻孔很小,但造物主却给与了大地,让大地作为脚印的补丁,这就已经很慷慨了。故乡的一口井,要用整个故乡的土地作为补丁,还补不满,还是有漏洞。
  
  在土地上求生的痛苦很多,就像灰尘一样多的痛苦充满了求生。但人不能离开土地,就像不能离开自己的皮肤。土地是唯一依靠,土地是造物主的恩典,其实一切哦都市造物主给与人生存的恩典。
  
  人在大地上求生,在黑暗中求生,就像一粒灯发光要面对黑暗包围的艰难。这就给人提出了一个终极的生命问题:“却渴望一片薄瓦/安放灵魂”。
  
  “生活不可回避现实/现实不可回避阳光”求生是对人生的惩罚,求生就不仅是肉体生存,更为重要的是对灵魂的安防,对灵魂的安放,才是一生的归属,生活是苦难也是欣慰,现实是生活更是离不开的人生痕迹。人的痕迹说明了人自己的经历,而人自己的经历是欲望画下来的图案。
  
  人在大地上要还乡,在精神世界也要返乡,这是人与人的生命的必经之路。返乡,就要回家,回到真正的家,回家的人,才会圆满;回家的人,才会完美;回家的人,战胜了一切黑暗;回家的人,得到了最大的恩典,也就是得到了生命的主人的拣选。
  
  还乡,我们看到最大的还乡高潮就是汉语的春运,汉语的春运,一种残酷,为了快乐的残酷,为了团圆的残酷。回家过年的人,无非就是为了让岁月在人生的历程中圆满,让家在平时的空空荡荡残缺之后,有一次圆满,这样的圆满,其实更不圆满。人生呼唤圆满,圆满被阻挡,真正的圆满在哪里?真正的圆满只能是战胜人生的死亡,回到永恒世界,获得生命的完整,才能得到真正的圆满。
  
  赖廷阶《还乡》——“大雪封锁了所有道路/岁末赶路的人/仍在路途上跋涉/远走他乡的浪子/跟随着风找寻//那条曾经居住过的村落/岁末北方   雪落深深/黄昏村庄   炊烟袅袅/像一条终年生长的消息树/在风中东歪西斜——/似是在欢迎远方来客/似是在送别沉郁日子//而秋天残骸  大雪收藏/还乡人心急如焚地赶路/在匆忙之间留下了道路/如一朵梅花留下一段香/指引着一个季节的方向/引导着一代青年的成长”
  
  在这首诗歌里,我们看到了还乡的艰难,看到了在大地之上的满满乡愁。乡愁充满了回家的苦难,充满了人全身,充满了回家的所有脚印,充满了回家的交通工具。
  
  回家的艰难,是异乡的艰难;回家的艰难,是故乡的艰难;回家的艰难,是炊烟的艰难,炊烟从眼睛里飘出,飘成火车,泪水从眼睛里流出,流出铁轨。
  
  艰难的乡愁就像涨价的电网布满了天空,就像涨价的蜘蛛网布满了大地,任何回家的脚印都是昂贵的车票或者是昂贵的机票。回家的还乡成为痛苦,回家的还乡成为恐惧,回家的还乡成为烦恼,回家的喜悦都被恐惧、烦恼、痛苦、伤害所围绕。回家的喜悦也成为一种压力,回家的喜悦也成为一种痛苦,回家的喜悦也成为一种烦恼,回家的喜悦也成为一声叹息,回家的路线成为伤痕。

1.人物网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人物网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"来源:人物网"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人物网或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人物网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网友点评
广告合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