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学人物

静坐小窗读易经 不知春回几多时——访国学名人苏广龙先生

字号+ 作者:彭映水 来源:26国学网 2015-06-05 15:17 我要评论( )

国学能否成为一种事业?进入三十岁之后的苏先生,事业成功,在国学方面的学习更是在不惑之年突飞猛进。我们问他学习的动力在哪儿,又是如何提高的?苏先生诚恳地


苏广龙
  
  桃花夭夭,渌水盈盈。四月的阳光洒在身上,依然有种暖洋洋的感觉。当记者在江西鹰潭见到景仰已久的江西省国学名人苏广龙时,仿佛清凉的芬芳透彻心扉。他,光洁白皙的脸庞,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;乌黑深邃的眼眸,泛着迷人的色泽;那浓密的眉,高挺的鼻,绝美的唇形,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。苏先生是个文质彬彬很有亲和力的人,大家一见如故。在聊到他的学业和事业时,苏先生的侃侃而谈,让记者肃然起敬。
  
  不务正业的好学生
  
  苏广龙,江西省鹰潭市余江洪湖乡苏家村委会人,1999年荣获鹰潭市十大杰出青年企业家。一位土生土长的企业家,你怎么也想不到他与国学有缘;他专习国学多年,通透《说文解字》,对四书五经、阴阳八卦、五行之说有精深研究,这其中有一个怎样的蜕变过程?学业和事业他又是如何兼顾的呢?
  
  在鹰潭师范读书期间的苏广龙,留给老师和同学们的印象,是个颇有名气的学生,甚至有点“不务正业”。期间卖过毛笔、画板等学习用品,尝试做过多种小经营,三年师范学生时期就有两年在外“勤工俭学”,为此曾受过留校察看处分,毕业证是在毕业一年后才领到的。
  
  苏广龙的父亲是余江县某校一位数学教师、教研组长,伯父是余江县教研室主任,那时候家人们都一致训斥不务正业的苏广龙,劝他专心先当学生后当老师,别不懂事,把到手的“金饭碗”丢了。可毕业分配到余江洪湖乡当数学老师的苏广龙,那个时候的他,因在毕业前就已经做了两年的工程,所以到底是继续做工程还是教书,很难抉择。   苏广龙要“飞”啦!当时的校长很不看好他。对他说:“你肯定会变成乞丐要饭回来的。”还是当年身为县教研室主任的伯父送了他一句好听的话,“爱哪行就做哪行”而鼓励了他。经过深思熟虑后,他毅然下海经商了。也就是那一年,他想在余江办理装潢营业执照,而余江工商部门当时根本没有听说过这个东西,是故他才来到了鹰潭。
  
  下海经商的弄潮儿
  
  他开始全身心的创业了。苏先生说,开始做生意的时候,创业初期需要筹集资金,家里所有人都不给钱,唯一就是姑父借了200元钱给他,姑姑都不支持。后来去南昌买材料,下雨天,岳母的鞋子湿透了不能穿。身上又没钱,就只好减少材料数量节约一点钱给丈母娘买了双套鞋;做生意出门在外,老婆挺着大肚子的时候没钱坐车,他便和大肚子老婆一起逃火车票回家……这样心酸的往事在苏广龙心里至今历历在目。回忆起走过的艰苦岁月,苏广龙双眼一直噙着泪水,声音哽咽,苏先生说:创业很艰辛!感谢姑夫借给了他200元钱,也就是这200块钱,帮助了苏广龙在余江的创业,苏广龙从做装裱工作开始,挖到了第一桶金。   在不断的努力下,苏广龙开装修公司,办娱乐公司……经过长期发展和沉淀,终于,皇天不负有心人,他的装潢事业突飞猛进发展,在鹰潭市银行(中国银行等),税务(国税局宾馆等),医院(184医院等)等都有涉及,事业由余江走到鹰潭,由江西走进北京,在国家大剧院、鸟巢中的部分装饰工程中,都有苏广龙的部分参与。 如今,苏广龙事业有成,声名鹊起,流播甚广,亲戚朋友有困难找他,他都会热情帮忙。本市他有位同乡,是做社会公益事业的,创业之初经济上遇到困难,苏听说后,主动鼎力相助,给同乡企业捐助了一部办公电脑。近些年来,苏广龙做好事、行善于民大小事不计其数,昔日说他要讨饭回来的校长也笑着说没想到啊!


  
  研读易经的年轻人
  
  苏先生在事业的成功之后,他亦不放弃学习。最近十多年的时间里,苏先生一直专于国学。他精读《说文解字》,对每个汉字有自己独到的讲解。在他家,四库全书全套1200本,其他国学著作几千本。买书花了几万乃至几十万。可以说,他是鹰潭市书买得最多,读得最多、学得深的人。记者感到很疑惑,在事业蓬勃发展之时,他为什么要去学国学?苏先生说:“我读书时学的是数理专业。后做工程只和数字打交道,然而做了几年慢慢发现,数理中的理不懂,自己感觉缺少文化,所以我决定学习国学。”   “国学博大精深,您在学习时遇到困难吗?”苏先生说:“一开始浅看阴阳、五行,这都是国学的最传统学科。但是根本看不懂,也动过放弃的念头。可是自己对国学确实又感兴趣,放不下。后来我去拜访读书时的邓校长。在他家,他对我说:‘世界上没有教不好的学生,只是没找到教好学生的方法’。易经上说‘穷则变,变则通,通则久’,而我慢慢寻找到了学习的方法,就是看得久,久了之后就能通透,通则能变。所以我认为,学习或者是做任何事情都存在时间的方法论问题。”   记者问苏先生:“您的家人支不支持你学国学?”苏先生说:“这个不能说支持不支持。学习国学是自己的兴趣,学习的过程中疑问太多,自己也多次想过放弃。2009年离婚之后,我一个人生活,看书经常废寝忘食。所谓‘闲坐小窗读易经,不知春去几多时。’每次都需要母亲送饭过来我才知道吃几口。那个时候,母亲是非常不开心的。后来在国学上我通透一些之后,母亲也不再多说,时间的方法论同样也影响着她吧!”   学习和事业并不是冲突和不相干的两件事情,它们必须同时进行,缺一不可,是互相支持的,学习是基础,也是事业的高度。一个人只要有恒心,就不可能不成功,事业是学业的沉淀,创于事业,繁于视野!形而上是学业,形而下是为事业。苏先生就是在学术和事业的辩证关系中找到了最好的契合点,让事业和学业成就了一份相互促进,相互提携的“胞体”。


  
  弘扬国学的企业家
  
  国学能否成为一种事业?进入三十岁之后的苏先生,事业成功,在国学方面的学习更是在不惑之年突飞猛进。我们问他学习的动力在哪儿,又是如何提高的?苏先生诚恳地说:“一个就是兴趣。更主要的就是恒心。不论是学业还是事业,一定要有恒心。学习是事业的高度,事业是学习的沉淀。”   在现实社会里,知识就是一种财富,一项事业。各色培训班的建立、崛起,昭示着人们需求的多样化和市场的多样化。记者问苏先生:“想没想过带动身边的人和您一起学习国学,是否想过办培训班,将国学变成自己的事业,在这方面有没有具体目标?”苏先生说:“学国学的人少,因为国学的进门很枯燥,而且,国学毕竟是一门博大精深的学问,要挖就得深挖。国学很大,一大就难。难的东西,爱专研的人就少。如果有对这方面感兴趣的人,我会尽量帮助他。”   记者问苏先生:“学习国学,是不是真的可以策算?”苏先生说:道生一,一生二,二生三。一就是宇宙,二是世界,三是万物。万物存在于时间、空间、现象和物自体中,所以说确实是有这回事的。我们的东方文化,阐述的是事物的本体(哲学的、宗教的范畴),而西方文化是功用(科学的范畴),所以,东西方文化——地球人类文化是可以互相沟通,相结合的(天人合一)。   横看苏先生的人生,既精事业,又勤学问。纵看他的人生,学生时期“不务正业”,不惑之年后专研国学。他将学业和事业融合,充分地达成互促,成就了一番事业。这其中有他的坚韧毅力、有他的坚强信念、而这值得想做点事和正在努力做事的人去学习和靠近的,正是苏先生的魅力所在。    (全文完)
  
  阅读链接: 一般来说,国学是指以儒学为主体的中华传统文化与学术。国学既然是中国传统文化与学术,那么无疑也包括了医学、戏剧、书画、星相、数术等等,这些当然是属于国学范畴,但也可以说是国学的外延了。
  
  国学原指国家学府,如太学、国子监。国学指学问一说,产生于西学东渐、文化转型的历史时期。它兴起于20世纪初,1920年代始盛;在中国大陆,文革结束后思想学术自由逐步有所恢复,中华传统文化学术的空间逐步扩大,1980年代后“国学”复起至今。
  
  “国学”一说,产生于西学东渐、文化转型的历史时期。而关于国学的定义,严格意义上,到目前为止,学术界还没有给我们做出统一明确的界定。名家众说纷纭,莫衷一是。普遍说法如国粹派邓实在1906年撰文说:“国学者何?一国所有之学也。有地而人生其上,因以成国焉,有其国者有其学。学也者,学其一国之学以为国用,而自治其一国也。”(《国学讲习记》,《国粹学报》第19期)国学概念很广泛,但主要强调经世致用性。
  
  国学以学科分,应分为哲学、史学、宗教学、文学、礼俗学、考据学、伦理学、版本学等,其中以儒家哲学为主流;以思想分,应分为先秦诸子、儒道释三家等,儒家贯穿并主导中国思想史,其它列从属地位;国学以《四库全书》分,应分为经、史、子、集四部,但以经、子部为重,尤倾向于经部;以国学大师章太炎《国学讲演录》所分,则分为小学、经学、史学、诸子和文学。
  
  章太炎在其《国学概论》中称:国学之本体是经史非神话、经典诸子非宗教、历史非小说传奇;治国学之方法为辨书记的真伪、通小学、明地理、知古今人情的变迁及辨文学应用。
  
  作者简介:彭映水,男,48年出生,中共党员,江西余干县城人。64年毕业于余干中学,先后在国营余干建筑公司做石匠6年,余干润溪煤矿挖煤6年,余干县人民医院当电工12年,不惑之年调鹰潭四小,尔后到鹰潭市月湖区区委组织部、区语委办、区教体局工作,现在新参考报社任职。汗颜谋生知天命,墨迹养身笑古稀,是我的人生写照。

1.人物网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人物网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"来源:人物网"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人物网或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人物网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网友点评
广告合作